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

塞翁失马

── 木 羊 ──


1965年某天凌晨,军警和便衣闯入云南园学生宿舍,拿着名单,逐房搜查。当晚我也在宿舍里,好梦正酣,却被急速的敲门声惊醒。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开门后被喝令把身份证拿出,以便核对。我不在名单内,当然平安无事,但几十位同学被带走。

上个月,我有点公事回返吉隆坡去。当时约了五位老同学见面并进午餐。席间大家谈及陈年往事,都不胜嘘唏。座中朱颜兄也是被逮捕的一员。但他说当年他忙于赚取学费,并没有时间参加学生运动,但照样被抓。在牢狱里,他被当作学生领袖,单独监禁。被关了一个月后,被驱逐出境。

朱颜兄想起这件事时,认为是被一位班上的同学出卖。当时这位同学怂恿他参加学会的选举。他以没有时间所以拒绝了。这本来是小事,但可能这位同学身怀任务而没法完成,于是牵怒于他。

当时的情况非常复杂。当局为了收集情报,收买了一些学生作为线人。这些就是俗称的职业学生。作为线人,自然就要做出成绩。这些所谓成绩,就是把同学的活动向当局报告。假如如实据报,那是无可厚非。但假如公报私仇,那就埋没良心,制造冤狱,坑害同学。其实同学之间,并无深仇大恨,为了一点私怨,就把同学送去监狱,或导致同学被开除学籍。同学从此可能被断送了前程。

朱颜兄离开校园后,苦干了几年,后来机缘巧合,投身建筑业,成为著名的建筑商。吉隆坡的一些高楼大厦,都是他的傑作。

在座的金悟兄也说了一个故事:同学黄君醉心研究无线电。中学时已能够自己买元件装配收音机。他在南大报读物理系,并在校务处找到一份工作,负责校园內的无线电工程,例如安装扩音器作广播之用。大学里有很多学会,平时举办活动,如借用礼堂,需要扩音器时,就得向校务处申请。校务处发出准证后,学会负责人找到黄君,黄君就会根据校务处的指示,为学会处理有关工程。

有一次,某学会会长找到黄君,要求他在礼堂安装扩音器。但某会长却没有向校务处申请。黄君认为不合手续,不予处理。某会长非常生气,认为黄君不给面子,并誓言要给颜色他看看。结果大逮捕后,黄君被开除学籍。认识黄君的同学都为他抱不平,认为是莫大的冤枉。后来大学当局发现错误,通知黄君如果签了悔过书,就可以复课。黄君认为签了悔过书就等于认罪,没有签;还说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。结果他申请到新西兰留学,攻读电子工程。毕业后回来,工作几年后自己创业,成了行业翘楚。

以上两位同学的遭遇,我认为是塞翁失马的现代版。但不是每位被迫害的同学都能闯出一片新天地。许多同学长期在生活线上挣扎,有些还郁郁而终。



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

2018年6月28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28, 2018
2018年6月2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28, 2018